珠穆朗玛峰往事: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们都是“攀登者”

未标题-2.jpg

人类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山就在那里。


“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山,我们要自己登上去。”9月30日上映的电影《攀登者》根据中国登山队队员1960年和1975年两次登顶珠峰的历史事实改编,讲述中国登山队完成世界首次北坡登顶并实地勘测出属于中国自己测量珠峰的“中国高度”,向真正的登山英雄致敬。


1960年,方五洲、曲松林等三名中国登山队员成功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珠峰北坡登顶,可是因为他们当时遗失了摄影机,没法360度拍摄登顶后的图片,因此这个壮举不被国际所认可。隐忍了15年后,方五洲、曲松林率领年轻一代的中国登山队员第二次在北坡登顶,并完成了珠峰高度的测量。

而电影背后的真实原型,远比这个来得更加震撼。


中国登山队登顶珠峰往事

人类第一次登顶珠峰,是在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在尼泊尔向导丹增·若盖的帮助下,从南坡登上了珠峰。然而,中国人此时还从未从国境内的北坡登顶。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登顶珠峰直接涉及到祖国的领土主权和国际地位,迫在眉睫。1960年,中国登山队组建,开赴珠峰,挑战从北坡登顶的壮举,他们要用自己的攀登告诉全世界: 珠峰是我们中国的。 


可是登顶珠峰有多难呢?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同时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中国登山队需要从位于中国西藏定日县境内的北坡登顶珠峰。要知道,北坡登顶之路,号称“死亡之路”,此前从未有人从这条路上成功登顶过。

未标题-3.jpg

王富春、屈银华、刘连满、贡布


然而挑战并不只有这些。器材的落后,食物的短缺,雪崩,严寒,飓风,缺氧……每一个原因,都足以致命。经历重重困难,最后由刘连满、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四人组成的突击队,临危受命,向顶峰发起冲锋。


当攀登至被外国探险家称为不可逾越的天堑“第二台阶”处时,刘连满为队员们充当人梯,随后耗尽体力未能随队友继续前进。王富洲、贡布、屈银华三人越过珠峰“第二台阶”,成功登顶,将五星红旗,矗立在了世界最高峰之上。 其中,登山队员屈银华在登顶中冻坏了脚趾和脚后跟,下山后被全部切除。

中国登山队创造的奇迹传遍了世界。1961年,《中尼边界条约》正式签署,两国历史上遗留的边界问题得到解决。


15年后的1975年,中国登山队女队员潘多和8名男队员再次从北坡登上珠峰,创下男女混合集体登上世界最高峰人数最多的世界新纪录。这次登山时,队员们不仅在“第二台阶”最难攀登的岩壁上架起了一座近6米的“中国梯”,还对珠峰重新测量得出了“中国高度”。“中国梯”和“中国高度”,承载了中国人探险珠峰的壮烈历史,更饱含着中国第一代登山队员首征珠峰的艰辛与无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珠峰

未标题-4.jpg

不论哪个时代,即使面临的困难不同,但有些精神却是代代相传的。


为了登顶,曲松林在零下20多度,脱掉登山鞋光着脚站在队友身上爬上了山顶;当队友遇到生命危险滑落悬崖时,所有人都玩命地拉住绳子,凿出支撑点,绝不放弃一丝希望;邬宗岳为了最美的镜头永远葬在珠峰雪白的怀抱中;潘多让全世界知道巾帼不让须眉;43年的岁月里,无腿勇士夏伯渝始终没有放下自己的梦想……无数攀登者用他们钢铁般的意志,向我们诠释着真正的攀登者精神。


影片是一群人在时代大潮下勇敢和毅力的见证,是一个个攀登者关于责任与情感抉择的见证。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珠峰,看似高不可及,登顶的路途中还会遇到无数的风雪。可是却因为“无限风光在险峰”,仍然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人奔赴而来。有的人努力过,却在遇到几次挫折后丧失信心提前退出;有的人可以将之当作永远奋斗的目标,跨越万难最终登顶。而钟雨清心里的这座“珠峰”,就是将火蝠电商打造成一个百亿市值的服务型企业。无论是集团化,还是上市路,都是攀登这座“珠峰”路上必经的阶段。


纵然这个目标在现阶段看来的确高不可及,可是在他的带领下,火蝠电商却也正在攀登路上脚踏实地地一步步前行。成立只有五个年头,但经历的却一个也不少,遭过冷眼,受过质疑,有过危机,得过荣誉,到如今获得市场认可和好评,从未有过退缩。这一大阶段性进步,也意味着火蝠电商成功攀登上了一个高峰。接下来需要做的,便是继续加强实力,准备冲击下一个高峰,无论路上有什么艰难险阻,都不要轻言放弃,奋勇前进,相信终有一天,能登上自己的顶峰。

未标题-5.jpg

拥有一颗永不言败的心,敢于朝着目标奋勇前进,不畏困难,迎接挑战,坚持不懈,永不止步,这样的攀登者精神正是影片所要传达给我们的,也是我们应该继承下去的东西。纵使未来将有万千大山,我们都会一一跨过。

© 2019 武汉火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20535号